Profile Photo
您好,这里断葬
一个杂食党
三流文手
感谢您喜欢我的文章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青年萨x幼年莫
可以看见灵异事物的萨列里x吸血鬼莫扎特

正值深夜
整座城市都陷入了黑暗,只有被废弃的钟楼那好像有点光亮,以及隐隐约约的钢琴声。
萨列里摩挲着手中的钢琴谱,再次弹奏起来。
在蜡烛快燃尽时,他才合上钢琴盖,起身下楼,迎面吹来的冷风,烛光微弱的摇曳,感觉随时都可熄灭。萨列里一只手扶着大理石墙壁,顺着往下走。
他又想起了钟楼老人对他的警告,这座城藏有吸血鬼狼人一类的话,但萨列里只是笑笑,他到并非对此不感到害怕,但他有个秘密,他能看见这些东西,比如说,钟楼老人背后那双黑色的翅膀。
突然,他听到了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声音有点颤抖,但他听的很清楚,是他刚刚弹的调子,还有点小改编,使这首曲子有了更多的活力。
按理说,萨列里应该对此置之不理,但他按捺自己不住的好奇心,透过窗子,他看到隔壁哥特风建筑的顶端,一个男孩瑟瑟发抖的抱着尖顶,"先生,先生请您帮帮我!"看到萨列里,他宛如看到了救星,喊叫起来,萨列里看到他背后小小的翅膀,他大概明白了,又是一个不会控制不住自己能力的吸血鬼,他想转身离去,可是……
上天那该死的软糯的声音
萨列里隔着窗户,对他说到"乖乖别动"
他端着蜡烛,走到钟楼平台上,这里是最接近尖顶的地方,他站在边缘,小家伙伸出了手,然而还是差了点距离,"跳过来"他有些催促到,他并不确定他还能不能站稳,小家伙有些胆怯,"快点"他的腿有点打颤,小家伙望着他,萨列里可以发誓,他从未见过如此纯净的眼神,小家伙抿了抿嘴,最终跳了过来,萨列里顺势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望怀里一拉,小家伙直接扑进他的怀中,萨列里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借着烛光,他现在看的比较清楚了,一头柔软的金发,微微摩擦他的脖颈,有点痒;穿着紫色燕尾服,身上有股若有若无的奶香味,小家伙爬起身,蹦蹦跳跳的起身,鞠了个躬,
"Wolfgang Amadeus Mozart,谢谢您先生"
萨列里缓缓起身,他的背还有点痛,他看着那头金发,忍不住用手去揉了揉。
"唔"莫扎特露出了自己的小虎牙
萨列里牵起莫扎特的手,向楼梯口走去,蜡烛也快熄灭了,他可不想摸黑下楼,他已经摔了一次了,不想有第二次。
不幸的是,蜡烛还是熄灭了。萨列里一只手摸着墙壁,摸索着前进。莫扎特往右微偏头,身子往前探。
"安冬"依旧是那软糯的声音
"我还看得见我带路吧"
没等萨列里回答,莫扎特顺势走到了前面,紧紧抓着萨列里的手,他步伐轻快,萨列里不得不迈大步伐才能跟上
"安冬你不怕我么"上颤的尾音给人一种活泼的感觉
"不怕"萨列里不假思索的回答
说完他才开始思考其中的原因,大概是那双眼睛,那种眼神吧
莫扎特,一定是个得到上帝祝福的吸血鬼。
两人就在黑暗中你一言我一句的聊了起来,直到站在冷清的街道上,萨列里才开始考虑该去哪。
莫扎特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他晃了晃萨列里的手
"安东,送我回家好么"
"好,你带路吧"萨列里压低了音量,他还是记住了钟楼老人的警告,他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莫扎特显然是累了,走路摇摇晃晃的,头不住向下低,眼皮也不由自主的闭上
萨列里见他这样,索性背起了他,莫扎特手搭在他肩上,整个人粘在他背上
开始莫扎特还在指路,可后面直接睡着了
萨列里也没打算叫醒他,可是问题是:
萨列里并不识路
……
左绕右绕,最终把莫扎特送回了家,此时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
莫扎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安东,到家了么"
"到了"他蹲下身子,让莫扎特下来
激动的妇人提着裙子呼喊着莫扎特的名字向他跑去
紧接着,他的父亲也来了,并向萨列里道谢
"不不不没什么"
莫扎特的姐姐也从楼上下来了
萨列里站在门口,背后是寒冷的街道,眼前是华丽的大厅
萨列里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家庭
他很早离家,为了追寻自己所谓的音乐梦想,当然在不离家前,他和父母的关系也不融洽。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竟有些嫉妒
他退后,关门,转身离去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