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您好,这里断葬
一个杂食党
三流文手
感谢您喜欢我的文章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TSN】[ME]有两次Wardo差点被抢走,但事不过三(一)
#预警
本章有大量DE
ooc属于我

Eduardo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无聊地将电视换了一个又一个台,最后任由它发出嘈杂的噪音
他不厌其烦地将自己的罪孽明码标价,任由它们在寒冷的夜晚肆意妄为
来自内心的罪恶感在他耳边低语
他,Eduardo,只不过是个罪人罢了
离那件事已经有两年了
媒体不再对此穷追不舍,也不在对那件事大做文章
从报纸头条到占据报纸小小的一隅再到彻底不见,整个事像是被抹平了,不留痕迹
但他们都心知肚明
那是所有人内心深处的一道疤
也是Eduardo自我折磨的痛苦根源
Eduardo又给自己到了杯酒,涩与辣在舌尖跳起一支曼妙的舞蹈
他感觉自己在失控,回忆在他脑海走马观花一般闪过,这更加重了他的罪恶感
终于,他落荒而逃
深夜,街上并没有什么人
冷风拂面,却使他的头脑更加清晰,这是对他的加倍嘲讽
脚一滑,身体不自主的向前倾,却又被一双手扶住了
"你没事吧?"
Eduardo刚想道谢,却对上了那双眼睛
那双钴蓝色的眼睛

Daniel看着面前的男人
那双小鹿般的眼睛
蕴藏着恐惧与慌张,还有一丝丝惊愕
他咂了咂舌,把话语咽了回去
"谢谢"
男人站起身,理了理西装,刚转头
Daniel又将话语吐了出来
"嘿我叫Daniel,一个魔术师,你愿意看我表演一个魔术么"
Daniel说的很快,但Eduardo并不介意
Mark说话也很快
莫名奇妙的,脑海里蹦出了这句话
他本想拒绝,可Daniel像是和Mark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况且这也是一个消磨时光的好办法
他靠着路灯,点了点头
酒精这时才起了作用,将他的大脑搅成一团
Daniel是一个好的魔术师
接近尾声,他说起了他常说的话
"Coming close"
而Eduardo借着酒意,很配合地靠近了点
Daniel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气
又一次地,黑桃Q变成了红心A
"酷"
Eduardo拉成了尾音,还附带了一个微笑
他上眼皮沉甸甸的,最终还是耷拉了下来

直到阳光轻敲他的眼皮,Eduardo才醒来
他的头还有些痛,思绪也如乱麻
但他还是听到了厨房里传来的"滋滋"声
Daniel正在准备早餐
"早安"
"早"
"你喝醉了"Daniel熟练地打了个蛋
"我扶住了你,你告诉我你家的位置,还说了些什么我没听清,我把你扶到你的房间,顺便就在沙发那睡了一晚,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
在这里,Daniel撒了一个小谎,不过无伤大雅
Eduardo笑了笑,他毫不介意
"事实上,Daniel,你可以睡在另一个房间"
"哦,是这样么,那我下次一定睡那"
一点小幽默,但Mark从来不会开玩笑
"对了,我叫Eduardo"声音中带着歉意
"Eduardo"Daniel重复了一遍
左手伸到Eduardo,打了个响指,一朵玫瑰
"For you,Eduardo"

Dustin推开了Mark办公室的门
好极了
Mark依旧保持着昨天他离开时的样子,紧抿嘴唇,盯着电脑屏幕
连旁边的食物也一样,原封不动
他放下早餐,将一块三明治塞到Mark嘴边
不为所动
Mark依旧是盯着电脑屏幕
他又将三明治凑近了点
Mark只是一言不发地编写着代码
几次这样后,Dustin彻底放弃了
今天第一次打击
"Mark那个黑眼圈,再画个妆,完美的烟熏妆"
Dustin向Chris大倒苦水
"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垮掉,我开始想念Eduardo,有他在,Mark至少会吃点东西,再这样下去,别人一进Mark办公室,知道的还清楚那是Facebook CEO的办公室,不知道的,可能以为是小卖部"
他狠咬一口三明治,宣泄自己的不满
"Chris,我们要不让Eduardo回来?"
Chris看着Dustin,对方正在将杯中的牛奶一饮而尽
"Dustin,你知道么,中国有句古话,叫皇帝不急太监急"
Dustin想把喝下来的牛奶喷Chris一脸
今天第二次打击

Mark对着那三四条消息看了好几遍,才承认这是现实
屏幕中,显示的是Daniel和Eduardo的对话
Mark承认,这种行为是在侵犯Wardo的隐私,但这又怎样呢
他像个固执的小孩
固执的认为自己的选择是在为Wardo好,固执的认为Wardo会回来
直到现在,他也依旧不改自己的看法
至少Wardo在Facebook上的动态证明了这一点
没有过多的好友,也没有过多的动态
这反倒让Mark安心,这感觉像是Wardo是属于自己的
但直到今天,他再次打开Wardo的Facebook,才发现他新关注了一个人,而那个人,恰巧也关注了他
Daniel
J. Daniel Atlas
一个该死的魔术师
Mark将Daniel的视频看了好几遍,除了和自己有相似的面孔,他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但关键的是
他邀请Wardo去看他的表演?!
而Wardo还答应了?!!!
小孩子被夺去心爱的玩具会嚎啕大哭
而Mark呢
他会用加倍的工作量来折磨自己
那件事,他始终认为是Wardo的错
他没有错,他稀释了Wardo的股份又怎样,这是为了Wardo好
他做的都是为了Wardo好
他落后于他们了
而事实证明Sean的决策也是正确的
所以他选择让Wardo离开Facebook
没有任何逻辑错误
可Wardo走了,他不仅离开了Facebook,还离开了他
像整个程序中莫名出现的bug
可能对于一个整体来说无关紧要
没有Eduardo的Facebook照样很好
可Mark不好
Mark.Zuckerberg
他是一位天才,是活在自己世界的君王
但Eduardo不是
这也许就注定了Mark难以理解Eduardo

Eduardo提早来到了表演现场
他的位置很好,看的很清晰
他溜到了休息室,出乎意料,只有Daniel一个人
他把扑克牌拿在手中反复把玩
修长的手指灵敏的在牌中穿梭
看了几分钟,Eduardo才敲了敲门
"你来了"Daniel起身,理了理西装,将褶子抚平,露出迷人的微笑
"还给你带了咖啡"Eduardo微微低下头,露出白皙诱人的脖颈
又是一个响指,附带一朵玫瑰
"就你一个人?"
玫瑰被随意放在桌上
"很意外?"Daniel看着他,那双钴蓝色的眼睛满是温柔的笑意
"我以为会有很多人在忙活,在忙着准备道具,忙着给你化妆,主持人会反复走动念诵稿子……"
一声轻笑,大概是为自己那些奇特的想法
"Eduardo,我不需要那些,我能掌控一切"
Daniel走到镜子面前,最后一次练习
迷人的笑容,惊艳的魔术
Daniel大概天生就有迷人的体质
也如他所说,他能掌控一切
整个表演很热闹
Daniel享受抓住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而抓住Eduardo的注意力更像是送给自己的礼物
充斥在Eduardo耳边的是热情的尖叫
他旁边的女孩一直拿着摄像机在录,时不时也会往他那扫一下
临近尾声,他听到了那句熟悉的话
Come in close,closer
其他人几乎迫不及待地接着一起说到:
Because the more you think you see, the easier it'll be to fool you
他笑了起来,这让台上的Daniel如吃了蜜糖一般
表演完毕,所有人向台上涌去
他们期待着能得到Daniel的签名,可以和他合个影,亦或是,得到一只玫瑰
一个很老套的魔术,但所有人乐此不疲
Eduardo又溜达回了休息室
他随意地拿起一副放在桌子上的扑克牌,目光却聚集在了一旁的玫瑰上
"等我——D"

Mark看着有粉丝上传的视频
他看到了Wardo
他笑的很开心
这更衬托出Mark此时内心的怒气
他点开邮箱,想向Eduardo写点什么
但只限于想
他望着屏幕,哑然失笑
他已经和Wardo没有关系了
那一场官司,永远给他们的友谊画下了句号
黑夜里,只有电脑屏幕发出的幽幽的光以及不断旋转的座椅

It's raining again.

Dustin趁着Chris支开Mark的时间看到了Eduardo和Daniel的对话
"果然和Eduardo有关"
他把看到的信息告诉Chris,最后下定了一个并不算结论的结论
"我们要不找个借口让Eduardo回来吧,再这样下去,Mark就要和死神见面了!"
"很有必要"
本来Chris就够忙了,偏偏Mark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离开了Eduardo,他可以算生活残废,却还当自己是个机器人一样
"嘿,Chris,我有个主意"Dustin拍了下桌子,上面的食物也跟着跳了跳
Chris凑到Dustin旁边,听Dustin讲起他的伟大计划

Eduardo坐在计程车上,他的手轻叩车窗玻璃
雨天总会勾起很多回忆
顺着雨声,顺着那条名为"记忆"的线,他回想起很多事
无可避免的,又想到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两场雨
一场令他愤怒,一场令他绝望
思绪被不停息的喇叭声打断,所有车辆如陷入了泥潭,动弹不得
等了几分钟,Eduardo失去了耐心
他不想错过Daniel的表演,何况他明天要走
他胡乱从包里掏出一张钞票,递给司机,推开车门,跑入雨中
谢天谢地,他没有迟到
他浑身都湿透了,站在天台上,吹来的冷风更是增加了刺骨的寒冷,被勾起的回忆,使得痛入骨髓
Daniel贴心的用毛巾将他湿漉漉的头发擦了擦,还递给他一杯咖啡,让他在临时搭起的棚子下面躲雨
Daniel走入雨中,他张开双臂,像一个主宰世界的王
"Eduardo,看着我"
上帝,他好看极了,氤氲的烟雾给他棕色的眼睛蒙上一层轻纱,使得那双如小鹿般的眼睛有点失焦
还未干的头发滴着水,顺着他白皙的脖颈,滑落下去,他等着面前这位控制狂向他表演
Daniel愣了几秒,才将一直蓄在舌尖的话语说出
"我会停住这场雨,Eduardo"
Daniel搓了搓手
"Stop"
Eduardo人生中第三场重要的雨
他停住了这场雨,还控制了它
Eduardo缩在椅子里,看着这场不可思议的表演
最后Daniel向后倒下,只留下了那件雨衣在水坑上漂浮
Eduardo还未从震惊中缓过来,身后却有人递来了一杯咖啡
"我认为你会喜欢"
"酷,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是一个魔术师,而我最擅长的,是将魔术带入生活"
"很有趣"
"事实上"Daniel抿了抿嘴,将嘴绷成一条直线,"这是个彩排"
"很棒"Eduardo想组织起什么词汇来夸耀Daniel一番,但他只能找到一个接一个的单词来表达
"我们下去吧,我想你也该走了"
Eduardo结束了这场干巴巴的对话,但Daniel显然有些意犹未尽
所以在离别时他吻了Eduardo

Dustin笑嘻嘻地将红牛递到Mark面前
后者不假思索地将其一饮而尽
接着,一股巨大的眩晕感向Mark袭来
"Fuck you,Dustin"
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
——TBC——

青年萨x幼年莫
可以看见灵异事物的萨列里x吸血鬼莫扎特

正值深夜
整座城市都陷入了黑暗,只有被废弃的钟楼那好像有点光亮,以及隐隐约约的钢琴声。
萨列里摩挲着手中的钢琴谱,再次弹奏起来。
在蜡烛快燃尽时,他才合上钢琴盖,起身下楼,迎面吹来的冷风,烛光微弱的摇曳,感觉随时都可熄灭。萨列里一只手扶着大理石墙壁,顺着往下走。
他又想起了钟楼老人对他的警告,这座城藏有吸血鬼狼人一类的话,但萨列里只是笑笑,他到并非对此不感到害怕,但他有个秘密,他能看见这些东西,比如说,钟楼老人背后那双黑色的翅膀。
突然,他听到了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声音有点颤抖,但他听的很清楚,是他刚刚弹的调子,还有点小改编,使这首曲子有了更多的活力。
按理说,萨列里应该对此置之不理,但他按捺自己不住的好奇心,透过窗子,他看到隔壁哥特风建筑的顶端,一个男孩瑟瑟发抖的抱着尖顶,"先生,先生请您帮帮我!"看到萨列里,他宛如看到了救星,喊叫起来,萨列里看到他背后小小的翅膀,他大概明白了,又是一个不会控制不住自己能力的吸血鬼,他想转身离去,可是……
上天那该死的软糯的声音
萨列里隔着窗户,对他说到"乖乖别动"
他端着蜡烛,走到钟楼平台上,这里是最接近尖顶的地方,他站在边缘,小家伙伸出了手,然而还是差了点距离,"跳过来"他有些催促到,他并不确定他还能不能站稳,小家伙有些胆怯,"快点"他的腿有点打颤,小家伙望着他,萨列里可以发誓,他从未见过如此纯净的眼神,小家伙抿了抿嘴,最终跳了过来,萨列里顺势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望怀里一拉,小家伙直接扑进他的怀中,萨列里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借着烛光,他现在看的比较清楚了,一头柔软的金发,微微摩擦他的脖颈,有点痒;穿着紫色燕尾服,身上有股若有若无的奶香味,小家伙爬起身,蹦蹦跳跳的起身,鞠了个躬,
"Wolfgang Amadeus Mozart,谢谢您先生"
萨列里缓缓起身,他的背还有点痛,他看着那头金发,忍不住用手去揉了揉。
"唔"莫扎特露出了自己的小虎牙
萨列里牵起莫扎特的手,向楼梯口走去,蜡烛也快熄灭了,他可不想摸黑下楼,他已经摔了一次了,不想有第二次。
不幸的是,蜡烛还是熄灭了。萨列里一只手摸着墙壁,摸索着前进。莫扎特往右微偏头,身子往前探。
"安冬"依旧是那软糯的声音
"我还看得见我带路吧"
没等萨列里回答,莫扎特顺势走到了前面,紧紧抓着萨列里的手,他步伐轻快,萨列里不得不迈大步伐才能跟上
"安冬你不怕我么"上颤的尾音给人一种活泼的感觉
"不怕"萨列里不假思索的回答
说完他才开始思考其中的原因,大概是那双眼睛,那种眼神吧
莫扎特,一定是个得到上帝祝福的吸血鬼。
两人就在黑暗中你一言我一句的聊了起来,直到站在冷清的街道上,萨列里才开始考虑该去哪。
莫扎特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他晃了晃萨列里的手
"安东,送我回家好么"
"好,你带路吧"萨列里压低了音量,他还是记住了钟楼老人的警告,他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莫扎特显然是累了,走路摇摇晃晃的,头不住向下低,眼皮也不由自主的闭上
萨列里见他这样,索性背起了他,莫扎特手搭在他肩上,整个人粘在他背上
开始莫扎特还在指路,可后面直接睡着了
萨列里也没打算叫醒他,可是问题是:
萨列里并不识路
……
左绕右绕,最终把莫扎特送回了家,此时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
莫扎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安东,到家了么"
"到了"他蹲下身子,让莫扎特下来
激动的妇人提着裙子呼喊着莫扎特的名字向他跑去
紧接着,他的父亲也来了,并向萨列里道谢
"不不不没什么"
莫扎特的姐姐也从楼上下来了
萨列里站在门口,背后是寒冷的街道,眼前是华丽的大厅
萨列里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家庭
他很早离家,为了追寻自己所谓的音乐梦想,当然在不离家前,他和父母的关系也不融洽。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竟有些嫉妒
他退后,关门,转身离去

群里接龙片段
十分钟短打
望不嫌弃
————————以下正文——————
相比于Scott和Logan
Alex和Hank的相处则正常许多
因为Logan弄坏墙壁的缘故,两人现在呆在实验室里,Hank专心做着自己的实验,而Alex则随意拿着一本书
不过显然他的心思并没有放在书上,但他也并不打算去打扰Hank
经过了那么多次战役,无数次生离死别,对于他们来说
能一直这样平淡生活下去已是最大的渴求
Alex手伸进自己的包里,将金属圆环握在手心里,冰凉的触感,稍微缓解了一下他现在的心情。大概是因为紧张的缘故,他感觉自己手上都被印出了印子。
而Hank也好不到哪去
他可以起誓,这是他平生做实验最紧张的一次了,他的手在轻微颤抖
希望Alex没看出来他的异样
Hank暗自祷告
终于,实验接近了尾声,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Hank用镊子夹起自己的实验成果,放到手心中,转过身向Alex走去。轻轻抓住他的臂膀,缓缓凑过身去。
冰凉的触感,但紧接着,仿佛空气都变得这么粘稠了。
Hank脸上还带着红晕,他摊开手,那枚银白色的戒指,静静躺在他手心。
"Merry Christmas"
他脸颊发红,有些羞涩的别过头,在Alex眼里现在的Hank真的是,可爱极了。
"No" Alex有点忍不住笑,带着一点颤音的回答
"看着我,Hank"
Alex单膝下跪,从包里摸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
"Marry me"
——TBC——

flash的跑步机:

转发抽奖【暗搓搓地来,感觉没人想要】

[GF][Warfare AU]一个番外

--------话先说在前头----------

私设反转双子执行任务会戴面具
双子是亲情向

OOC这个锅我背

--------正文---------------

Mabel咽了咽口水,她现在很紧张,非常紧张

她的胞弟,Dipper正被蓝色妖姬挟持着

虽然Bill一群人已经被他们包围了,可Mabel总觉得,他们不会赢,甚至可以说:

会死的很惨

她摇了摇脑袋,用手拍了拍,妄想将这些杂念从大脑中清除出去

“Well,well,well”Bill打破了僵局,“这样如何,你们放我们走,我们把可爱的‘信鸽’还给你们。”依旧是标准的绅士笑容,显得从容不迫

Mabel有些手足无措,她望向其他人,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帮助

“可以答应”她身旁的高个子说话了,“但我们怎么可以确定信鸽的安全”

“Well,我可是很讲信用的,这点你们是知道的”Bill依旧不急不慢地说道

“放tm的狗屁”Dipper忍不住在心中狠狠咒骂道

“或者你们可以去问问和我合作过的生意朋友”Bill顿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不好意思我忘了被抓的都死了”附带一个抱歉的笑容

“还是被你手下的人杀的”Dipper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总之呢,你们要相信”Bill微微蹲下身子,用只手捏住Dipper的下巴,将他的脸转向自己,“我是不会伤害这么可爱的信鸽的”

“赶紧去死”Dipper在心中骂道

.......

又是一阵沉默

Mabel听见自己身后一阵议论,她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她也不太想知道,她只希望Dipper没事

突然有人射出了一发子弹,无声向Will飞去

“狙击手”Carlos来不及多想,拔出勃朗宁对着那就是几枪,同时扑向Will

温热的红色液体以及右肩膀钻心的疼

“蓝血石!”Monica并没有叫自己胞弟的真实名字,而是代号,她的声音里夹杂着愤怒

紧接着是骨头断裂发出的清脆响声

Monica将Dipper丢出去,Mabel抓住机会将Dipper拖到小树林里躲避

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连Bill也是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然后他冲Monica吼道“你疯了,这样会谈判失败”

“你生气仅仅是因为我让你可爱的信鸽右手骨折了”趁对手还有些呆滞对着就是几枪“何况我们根本不需要谈判,这仅仅是你想调戏一下他的借口”Monica跳跃着躲过几发子弹

Bill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鲁格上膛,一枪一个

他和Monica躲到石头后面,而Will早就将受伤的Carlos拖进树林处理伤口

“更何况,你别忘了,Cipher先生”Monica手上突然蹿出蓝色的火苗

“我是会魔法的”高傲的笑容

要不是看着对方那边紧张的表情还挺有趣的她是不会同意这次谈判的

当Carlos受伤时她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

尽管她和Carlos关系一直平淡,可这并不能隐藏他们是双子的事实,那时她的胞弟,她要让那些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去帮Will,这我来处理”命令的口吻令Bill有些不适,不过毕竟是自己理亏,他还是去帮忙

感觉到那些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Monica起身,抓住空隙一只手一撑翻身跃进人群里

“嗨,我是来问候你们的”开枪爆头,宝蓝色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波动

用屏障挡住子弹,双腿绞上一个人胳膊,腰腹用力,现在,她处于最高点

绍尔8发子弹悉数打出,熟练的上膛,藏在鞋底板里的刀刃弹出,对着来者就是两刀

“差不多可以了”

大腿用力将人甩出,一个倒立旋转刀刃在人们面前中画了个圈

“3”

“2”

“1”

蓝色的火焰突然从所有人身上蹿出,痛苦使得他们哀嚎,放下手中武器企图熄灭身上的火焰

“可笑”她不屑的想到

突然她听到有谁扣动扳机的声音

一个后空翻躲避子弹,Mabel举着帕拉军工P14-45对着她,她的手在颤抖

“你也想和他们一样么”友善的笑容

事实上,Mabel不想死,她也不想杀蓝色妖姬,她杀不死她,更何况她只在接到命令后才杀人

这意味着她几乎未杀过人

她只是愤怒,因为这么多生命逝去而感到愤怒

于是她开枪了

Monica见Mabel没有说话,微微弓起身子,一个冲刺猛地出现在Mabel面前,用枪指着她

“那就再见啦”

“停!”Bill及时出现救了Mabel一命“还是赶紧撤离比较好,蓝色妖姬”他用他的黑色文明杖将她们两个之间的距离拉开

.......

该死的沉默

Monica最终放下枪,可Bill却觉得她像伺机而动的毒蛇,待时机一到,冷不丁地杀死对手

Mabel愣了几秒向树林里跑去消失在他们视线里

看起来这破事可以告一段落

 

夜晚来临

酒吧里Monica从柜台拿出一瓶WIll珍藏已久的红酒,打开坐在沙发上喝了起来

Will看到有些心疼,但介于现在Monica怒气未消,并且他还要给Carlos包扎伤口,也就由着她了

房间里Carlos看着自己右肩上的伤口,依旧是钻心的疼,不过还好血已经止住了,子弹也取了出来

Will进来,熟练地拿出纱布,准备给他包扎

天哪Carlos真是个尤物!他在心中惊叹,白皙的皮肤,以及那引人犯罪的锁骨,真的是

他咽了咽口水,将药涂在纱布上再包扎在右肩上

“咝”Carlos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他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

哦那粉嫩的嘴唇,吻上去一定好极了

这样想着Will直接吻了上去

Carlos有些惊讶想反抗却用不上力

只能顺着WIll

在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后Will感觉到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抵着他的下巴

“现在,出去”声音里带着一股怒气不过脸上的红晕倒是让他满意极了

 

旅馆

Mabel拍了拍Dipper的肩

“还疼么”

“有点,不过没什么大碍”Dipper转了转手中的彩虹小马的笔

“今天你这样很危险”

Mabel饶了绕脑袋的头发,傻笑道

“这不是没事么,我保证没有下一次啦”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我先去开会啦,你就在这养伤吧”

Mabel起身,拿走Dipper手中的笔

“我会给你录音的,Soos会在外面守着,高兴点Dipper”

Dipper露出一个微笑算是回复

然而Mabel刚走,他就听到有敲击玻璃的声音

转头一看,一个标准的绅士笑容

Dipper摸出手枪隔着玻璃指着Bill

然而后者丝毫没有被吓到,自顾自地推开窗户爬了进来

拿出黑色文明杖挂在他腰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改长燕尾,鞠了一躬

“晚上好,我亲爱的信鸽”

Dipper依旧拿枪指着他,不为所动,然而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却暴露了他的紧张

“别这样,pines”用手杖将枪指向另一边,Bill有些伤心的说道“看在我今天救了你胞姐的份上”

Dipper有些无奈的放下枪

“你想怎样”

回应他的是一个吻

Dipper突然有些后悔放下枪了

结束这个吻后Bill放下了藏在衣服里的药物和吃的

“晚安,我的信鸽”

从窗户翻了出去消失在夜幕里

 

会议是漫长的

Mabel有些心不在焉,Wendy看出了她的情绪,在会议结束后叫住了她

“怎么了我们的流星”

“Wendy你也听到了我今天的行为”她低下了头去扯自己的暗纹黑色制服

“嘿别这样我觉得你做的很棒”Wendy拍了下她的肩

“你很勇敢,你保护了Dipper”

她和Mabel一言一语地向旅馆走去

到了各自房门口停住了脚步

“Mabel你别觉得你不够棒,你和Dipper做了很多事,这足以用来证明你们”Wendy半蹲身子将一缕头发挂到Mabel的脑后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去好好睡一觉,然而做你们该做的事”

“不过,”她看了看靠在门边睡着的Soos,“我想我们要先把他抬回去”

回到房间的Mabel显然心情大好

她看着正在吃东西的Dipper以及有点发红的脸,她大概知道谁来过

她躺回自己的床上

“晚安,Dipper”

“晚安,Mabel”

 

酒吧里

Monica喝的有些微醺

她还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堆破事

想的有些头疼

她将自己的蓝色马甲脱下躺在沙发上

她在伺机而动,她记住那些人了,这一点也不有趣

想着想着她陷入了梦乡

Carlos出来时发现自己胞姐已经睡熟了

睡的很沉

他叹了口气,将桌子上的酒瓶和酒杯拾起放回吧台

他感受到了Monica今天的愤怒

他将毯子给她盖上

“晚安,Monica”

他依稀听到在睡梦中的胞姐张了张嘴,说了句“晚安”

回到房间Will这个无赖已经躺在他的床上了

他皱了皱眉,还是躺在他的旁边

“晚安”声音明显有些冰冷

“晚安”Will轻轻亲吻了下他的额头

他现在突然有点想开枪了

--------TBC-------

最后说一点

会有什么想说的我会写在评论里的w

写这个写的肾虚

 偷偷艾特一下@弱鳥 

最后找我玩啊,虽然要开学了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才要浪一下嘛

挂下自己的门牌号:1320346221

想扩点怪诞的圈友(记得说是从lof上来的w)

我知道反正没人看

嗯详细补了一下前面的脑洞的小内容
大概是Tate去寻求Violet希望她能想办法让他见Kyle一面
V找到Kyle劝服了他
Tate表白后去执行最后一个任务
同时Kyle在V劝说下开始吃饭
关于V的设定稍后会补起

Lof无法在电脑上打开
只能在手机上用网页版打开(每天偷偷用父母手机)
自己的脑洞死活都要填完
随便拼了个

需要点脑洞

Lof是个比随缘还需要随缘的网站
一个简短的脑洞
快银被天启杀死,附身于peter护目镜的tate感受到peter的逝去【最后两幅图大概就是tate趁没人在时对着peter的尸体痛哭
水仙大法好
最好两张图来自太太的剪辑,侵删
这里断葬,来找我玩啊
一起吸万也可以啊


一个简短的小故事


大概就是kyle和tate本来是情侣,但tate精神不正常后来就消失了

再后来kyle被当成实验品抓了起来,而Tate则作为杀手要去对他进行实验

kyle认出了tate并请求他不要杀他然而此时tate精神不正常所以杀了kyle

但kyle又被复活,被反复当作实验品,接受不了事实的他心灰意冷,开始自残

tate后来恢复了神志并对kyle感到抱歉且想要结束这样的生活

趁着一次机会对kyle表白后被枪杀

图有来自于太太的剪辑

侵权删

一个有毒的cp

水仙大法好


【GF】[Warfare AU]

ooc是我的锅

冰冷的仓库,宛如黑色深渊,将光亮和温暖吸入。

在一个不起眼的房间里,有微弱的光亮。

Dipper此时正在专心看着自己手中的资料,那是关于一批武器的信息,它们会被运到哪,时间,地点,人物全都记录在上面。他转动着手上那只彩虹小马的笔,那是他姐姐Mabel的。他不需要将这些东西都抄写下来,他只需要记住就好。

这是一种天赋。

Mabel靠在门上,仔细地听着是否有动静。她看了看手上的表,时间快到了。

Dipper合上了资料,将它原封不动的放回去

 

 

宴会才刚刚开始。

然而Carlos已经觉得无聊了。

如果不是他的雇主提高的赏金,他是不会愿意消耗自己难得的看书时光到这里来的。

相比之下,他的胞姐对这个宴会的热情高了许多。

她现在已经是众多人想邀请跳舞的对象,不得不说,Moncia是个尤物。穿着黑紫蓝渐变的晚礼服,露出洁白的长腿,黑色的矮高跟令她显得更高挑靓丽。右耳带着宝蓝色的坦桑石耳坠,和她瞳孔的颜色般配极了。这种容貌,对于男人来说几乎是无法抗拒的。

然而当交响乐响起时,她对所有人高傲地笑了笑,从容不迫的穿过人群,走上二楼,鞋跟碰上大理石楼梯发出清脆的响声。

二楼房间里

Bill和Will正在肆意的嘲讽着政府的无能和智障。

Carlos皱了皱眉,显然吵到了他。

Bill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用手肘碰了碰Will,“诺,你家的都生气了,你也不去安慰安慰”

Will看了眼处于怒火中的Carlos

“你当我是你那样的恋童癖啊,Carlos又不是Dipper,还需要人来哄”

接着两人又笑了起来

Carlos觉得心烦,毫不留情的对着Will就是两枪【当然是并没有瞄准,连子弹都是橡胶的】

Will轻轻一闪,子弹向门飞去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Moncia刚要进来,突然抽出藏在小腿旁的匕首,宝蓝色的眼睛中满是杀意,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橡胶子弹被劈成了两半

她看了下一脸怒气的胞弟,站在她面前的Will,和在旁边大笑的Bill,大概懂得发生了什么

“谋杀夫君就算了,还要谋杀胞姐啊,Carlos”

看着自己胞弟的脸有些发红,满意的笑了笑

Moncia走向一旁的Bill,瞪了他一眼,接着说到

“刚刚收到的消息,西北边的仓库资料被你家的记住了”

“没事没事,”Bill挥了挥手“就当做是我送他的礼物好了,反正这仓库又不是我的,还可以顺带挑拨一下那两边黑帮的关系”

Bill计算了一下,如果Dipper他们成功阻止了这场交易,西北那边的黑帮必定要起纠葛,到时候暗中派人再杀几个成员,足以在那边引起一场骚动,引起一场黑帮血拼,这样看来这倒不失是一个在西北地区稳固自己地位的好时机。

Moncia见这样,也没有多说什么

她打了个哈欠,这场宴会在她看来已经显得有些无聊了

人们跳舞,交谈着那些每场宴会都会交谈的内容

boring

没有乐趣的话自己也没有呆在这的必要

何况她觉得自己在这个房间里有点亮

“楼下有个男子,叫Jack,是个花花公子”Bill突然说到

见Moncia没有回话,Bill又接着说

“他们家有着一枚鸽血红红宝石戒指,不考虑去要要?”

看起来比较有趣

Moncia想了想,理了下长发下楼去了,鞋跟碰上大理石楼梯发出清脆的响声

----TBC----

终于憋出来了,考虑到cp互动不是特别明显外加自己怂就不艾特太太了

谁知道会不会有第二章

想扩点怪诞病友

这里断葬w


1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