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您好,这里断葬
一个杂食党
三流文手
感谢您喜欢我的文章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无聊写的各种段子
cp杂,背景设定为赏金组织,各种乱
[一]
从小和肯威一家一起长大的鳕鱼,给其他人的建议,别吃Haytham,除非你现在医院里躺几天。在一天开party时看到Haytham拿出仰望星空派时,都懂了。回去问鳕鱼才发现小时候他至少吃过四次,印象深刻。另外两个肯威一家的表示,我们没吃,都给鳕鱼吃了。╮(╯-╰")╭
[二]
二货总是容易心血来潮的对吧。比如Ezio突然心血来潮要补以前自己没给Altair过的生日,并且别出心裁的做了长寿面,然而...由于没见过+神思维,Altair看到的是打结的意面,这就算了,当Altair吃到打结处发现Ezio为了防止断裂而特意加入的竹签时,准备掀桌中.....但看到某人期待的目光,含泪吃完,但Ezio一直以为那是喜极而泣。
[三]
当初Ezio追Altair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举个栗子。当Altair对Ezio说出“Ezio,你个死东西时”各位纷纷发来贺电,原因是在Altair眼中Ezio终于算个东西了。
A姬就是如此傲娇。
[四]
雪姨这个称号是怎么来的?在Arno思索很久后决定去问和雪姨一起长大的肯威一家,他们表示,小时候干了不少事都是雪姨帮他们解决的,有种保姆感,所以叫他雪姨,同行的Jacob表示你们不要脸上写满了自豪好吗?
[五]
满足@芹子鱼要的爷爷和鳕鱼
邵云告诉过他们,在中国古代,有对亲切的人在对他的称呼后加上“儿”字,于是Edward用胳膊肘碰了一下雪姨,那我们以后岂不是要教你“雪儿?”据说当天回基地的刺客表示,这里就像爆发了世界大战一样,而医疗室那边表示,今天一下子多了好多病人(其他的是无辜牵扯进来的)
[六]
作死是无止境的。在第二天鳕鱼(不叫鳕雪姨好了,免得被打)好心给Edward送药时,咸鱼盯了鳕鱼挺久,然后叫了一句“雪儿”,在众人极力劝阻下勉强捡回了条命,然后Edward一脸无辜的问道“有什么不对吗,我觉得挺好听的”“爷爷你脑袋受到了重创,要好好修养”
混更,写动作场面什么的还是打算借鉴一下,有什么好的动作文求推荐,段子如果喜欢还会接着更,以后还会更些画吧(ง ˙ω˙)ว

评论(1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