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您好,这里断葬
一个杂食党
三流文手
感谢您喜欢我的文章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一个小段子

证明我还活着

ooc是我的锅

------正文---------

Ezio是一个典型的意大利人,腐朽到骨子里的贵族气息,满嘴的漂亮情话,足以令人神魂颠倒,然而对于Altair,Ezio始终难以讲出一句情话,哪怕是一句也好

对于Altair,这位伟大的导师,Ezio有着一份尊敬,而他们在一起也显得顺理成章,一切平平淡淡,没有鲜花,没有多余的言语,只是在执行任务时的一个吻

一吻定情,也可以说,日久生情

总之,一切都是那样的顺其自然。

然而Ezio始终想对Altair说一句情话,这样才符合一个意大利小伙的风格。这几乎都快成为他心中的一个结,可每当面对Altair时,那些情话像卡在喉咙里,无法吐露

"Ezio?Ezio?"Altair将他从神游中拉了出来,顺手递了一块三明治

接过Altair手中的三明治,Ezio依旧有些恍惚

“你觉得,最幸福的是什么”他指了指手中的问卷,也不知是哪个该死的想出的每月进行一次问卷调查的想法,这东西让人头痛死了

Ezio愣了几秒,从17岁遭遇灭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的人生剩下的是“活着”和“复仇”,后来他手刃了敌人,晚年时追寻Altair的足迹,踏上了寻求真相的旅途。

从意大利到马西亚夫,这是一段漫长的旅途,当然时间本身也是漫长的。

他突然有了答案

“活着,以及”他亲上了Altair的嘴唇,有点冰凉的触感

“有你在”

这大概是Ezio说的最满意的一句情话了

----TBC------

【EA】我的东西掉你床下了(一)
转世eziox鬼魂altair
日常ooc
第一次,他把飞刀掉在了他床下
ezio最近很郁闷
最近没有一个晚上,他是可以睡好的,他总感觉睡觉时有人在盯着他,还趴着他床边要去捡什么东西,然而每当他起来时,那种感觉又消失了。
他把这种情况告诉了心理医生lucy,良久,那位金发美女推了推自己的眼睛,回答道:“ezio先生,根据刚刚的测试和我们的对话来看,你并没有患上妄想症,显示的结果表明你一切正常,可能只是你最近太过疲惫了,你需要好好休息。”
“........谢谢”ezio露出一个标准式的笑容后离开
altair最近很郁闷,身为一个游荡了不知多久的鬼魂,他每天的日常也就是安安静静的呆着图书馆里或到处逛逛,直到有一天他看到这样一句话:转世需要找齐一些东西
........
一脸懵逼
然后altair就开始了每天挨家挨户的找东西的日常
可这些不是让他最郁闷的,最郁闷的是,他找到了却拿不到
于是altair又开始了每天坚持不懈去捡自己掉在一位意大利小伙床下的飞刀,可是无论如何尝试,他都无法碰到飞刀,在再次将那本书看了遍后,altair才发现,要床的主人去捡才可以。
........
于是在某天晚上,altair终于下定决心拍了拍那个意大利小伙的肩膀。
ezio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身为一个刺客,他迅速的反应过来并用袖剑对准了来人,可当他看清是谁时,他愣了几秒,略带疑惑的喊了一声“Altair?“
这下轮到altair呆了,这个意大利小伙是个刺客?!还认识自己?!
他在自己的脑海中仔细搜索了一下,好像是有一位意大利刺客曾不辞辛苦的从意大利到图书馆只为看他,好像是叫ezio来着
于是他略带疑惑的回了一句“ezio?”
有时候相遇就是这样的复杂,你花尽几十年去追寻的人,却不曾想到有可能下一秒就出现在你身边。
“所以说先祖你要找到几个东西才能转世?”
“差不多就这个意思”
“那你来找我是因为....”
“我的飞刀掉你床下了”
“所以....”
“要床的主人才能捡起”ezio下床看了看床底和地板之间的距离,比划了一下,将手伸了进去
“再往前一点就是了”altair开启鹰眼回答道
ezio将手往前伸了一点,他感觉他碰上了刀刃,接着他手一动,将飞刀弹了出去
........
“这下正好掉在正中间了”
ezio不得不将自己的头也伸了进去,他开始后悔当时买那么大的双人床了。
他开启鹰眼,抓住了飞刀,将它向后一丢,甩了出去。
altair捡起飞刀,说了句谢谢正准备离开时却发现自己的后辈并没有打算出来的意思。
“ezio你不打算出来么”
“alty你可以实体化么”
alty?对我的昵称么altair有些疑惑,但看着ezio两只露在外面到处乱蹬的腿,还是如实的回答
“时间不是很长”
“那你帮我把我弄出来,我卡了”ezio的声音听起来含糊不清
过了一会他又补充了一句
“最好快点我亲爱的先祖,地板太脏,我已经吃了太多灰了”

不要问我何时写二_(:з」∠)_
感觉自己ooc指数爆表了

以下为开学前的遗言
开学前又开坑,估计这是个中长篇,三章结束
然而不知道多久会更
估计是暑假(这说明了我是一个更新有规律的人)
如果热评超过30我开学每周一更(反正不可能)
最后祝各位食用愉快_(:з」∠)_

日常ooc
内含隐藏的油炸玫瑰
Ezio觉得他快疯了,被一堆文件给逼疯了,就算是只看看文件签个字他也有些不耐烦了,他咒骂到该死的Federico你把我可爱的妹妹带到哪去了,该死的Federico......他拨通了Altair的手机
.........
没人接
Ezio不死心的又拨了一遍号码,心里暗自祈祷着
.......
还是没人接
在拨了五次号码都没人接后,Ezio放弃了,他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
“砰砰砰”
“请进”有气无力的回答
邵云没有进门,只是在门口说道“Ezio,记得五分钟开会”
“嗯”依旧是有气无力的回答,然而在邵云走后Ezio还是在镜子面前整理好了自己的着装,对着镜子露出一个笑容,除了可以从他脸上看出一丝疲劳以外,一切都棒极了,Ezio看了下手中的表,向会议室走去。
其他人也陆续到齐,“那么先汇报各自工作进展。”
“从各分公司发回的信息来看,我们现在处于一种巅峰时期,不过想要它继续稳定下去还需要与更多的公司合作”邵云翻看着资料,用一句话总结到。
“黑帮那边我们帮你整顿好了”来自英国的刺客接着说道,她那双祖母绿的眼睛真是好看极了。
“海上那边还需要资金投入”从角落里突然冒出这一句,Ezio看向Edward,盯了他好久最后还是忍住想打他的冲动,“好,回去把账报给邵云”然而他还是忍不住骂在心底了一句“Edward你个坑钱货,你个赔钱货”接下来就大概性的总结了一遍,然后差不多也就散了。Ezio慢慢的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拿起手机发现上面有三个未接电话......来自Altair的,就在刚刚
Altair从售货员小姐中接过自己买好的礼物,报以一个礼仪性的微笑,“谢,谢谢惠顾”他走出这家手表店,掏出手机却发现有五个未接电话,都是Ezio打来的。他回拨了过去,无人接听,他又打了俩个,依旧没人接听,刚准备放下却又显示有电话打来“所以开会结果怎么样?”
“Hey,Alty,我...”Ezio话还没说完,就被Altair这句话给噎住了,“工作狂魔”心里暗暗说了一句还是把开会结果告诉他,“Alty你去哪里了”
“商场买礼物送给Jacob和Roth”
“所以你买了什么,嗯?振动棒?”
接着他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气
“那是只有你才会买的东西”
.......
“我买了一对手表”
“这倒是挺适合他们英国人佩戴的,绅士风度”
“黑色表带,金色的表框,然后图案是一只金鸦身上缠绕着玫瑰,一个背面是我们的标志,一个背面是圣殿的标志”
“听起来不错,不过就这礼物是不是太寒酸了”
Altair立马就懂得了Ezio的想法,“要不今晚我们去买两件西装”
“我们直接去ARMANI(著名意大利西装品牌)订制两件”Ezio带上蓝牙耳机,又个邵云发了个消息“帮我安排飞机,今晚我要和Altair去趟意大利”不一会邵云就发来消息“눈_눈知道了,今晚八点的飞机,你们每次都要把别人的婚礼搞成你们的恩爱秀么”Ezio回了她“没错”
邵云叹了口气,“怎么了”坐在她隔壁的Evie走了过来,顺便塞给邵云一块小熊饼干,“你弟的婚礼不保了”邵云含着饼干含糊不清的回答
“今晚八点去意大利如何”
“他们在这边有分店”
“既然是去参加婚礼,那一定要最好的”
“你确定不是破坏?”
“当然不是,亲爱的Alty,我们是去送礼的”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阵笑声
“要我去接你么”
“不用,你不是还有文件没处理完么”
“好吧”Ezio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落
“等我过去帮你”夹杂着爬东西发出的小噪音的声音传来。
Ezio熟练的打开窗户,将沙发摆放好
“Alty”
“嗯?”
“I love you”
接着Ezio笑了起来,即使有风声,他也依旧听清楚了那句话
“I know.”

我就诈个尸,以后有空会更短篇QWQ

终于写完了个这个,防止被吞直接发链接
http://pan.baidu.com/s/1seGwQ
肉很少,只有一点,写这个从昨天拖到今天,幸好最终写完了,从此不再写肉,写这个写的乱七八糟,从此我的文就清水了,写肉太累(╯‵□′)╯︵┻━┻,人生的一大荣耀【污点】
我去画点渣图来安慰我一下

记得群里昨天有人想到一个悲伤的梗,说二太爷在夺权杖时被杀,又回到游戏开始。然而眼癌的我看成了制杖(;一_一),不行,我要写点悲伤的。
[十六]
Edward看着倒在沙滩上的鳕鱼,激动的跑上去抓住使劲摇晃着,“鳕鱼,你怎么样了,不要死,鳕鱼!鳕鱼!”
另一旁的Haytham和connor扶额,顺带拦住了要刺杀Edward并把他变成咸鱼的Shay。不就吃个鱼吗......
[十七]
Haytham最终还是背叛了他们。Edward和Connor闷闷不乐的灌下几口酒,心中满是悲凉。
旁边的鳕鱼表示不就是去圣殿看人吗你两至于吗?Edward幽幽的转过头“不是这个,鳕鱼。而是他既没有吃我的烤鱼也没吃小妮子的烤肉”是谁把滚烫的油当饮料给Haytham。鳕鱼越来越想把Edward变成咸鱼。
[十八]
Ezio又来到那个场景,他站在悬崖上,看着旁边有个身穿白衣的刺客一跃而下,可惜那只是个梦,那只是个幻影。
的确是个梦。
Ezio醒来后看见自家的媳妇安心的睡在自己的旁边,不由得笑了。
[十九]
刷发SA,接[十六]
Arno很难以确定自己对鳕鱼的情感,他不知道该爱还是该恨,他也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对于油炸,他把他当朋友,也没什么多余的想法。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咸鱼,这道油炸鳕鱼还要多久才好”“快了小法棍”不管怎样先填饱肚子再说。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鳕鱼和油炸无奈的叹了口气。要不是看在媳妇在我绝对要把咸鱼你炸了,鳕鱼默默想到。
不要问我有没有这道菜。
[二十]
Desmond躺在解剖台上,无奈,恐惧,以及不舍全部涌上心头,Alex,他轻轻叫道,想起很久以前那个身穿黑衣的男子对他许诺,他会一直陪伴他,他心之所想,必会实现。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他低喃到“我还不想死,Alex,我还想要见你”“我听到了”熟悉的冷酷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看着眼前的男人,Desmond激动的抱上去,“我说过,你心之所想,我必会实现”

越写越短了,下午再更篇生化来庆祝芹菜脱团,还想看到什么cp告诉我吧,争取写

无聊写的各种段子
cp杂,背景设定为赏金组织,各种乱
[一]
从小和肯威一家一起长大的鳕鱼,给其他人的建议,别吃Haytham,除非你现在医院里躺几天。在一天开party时看到Haytham拿出仰望星空派时,都懂了。回去问鳕鱼才发现小时候他至少吃过四次,印象深刻。另外两个肯威一家的表示,我们没吃,都给鳕鱼吃了。╮(╯-╰")╭
[二]
二货总是容易心血来潮的对吧。比如Ezio突然心血来潮要补以前自己没给Altair过的生日,并且别出心裁的做了长寿面,然而...由于没见过+神思维,Altair看到的是打结的意面,这就算了,当Altair吃到打结处发现Ezio为了防止断裂而特意加入的竹签时,准备掀桌中.....但看到某人期待的目光,含泪吃完,但Ezio一直以为那是喜极而泣。
[三]
当初Ezio追Altair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举个栗子。当Altair对Ezio说出“Ezio,你个死东西时”各位纷纷发来贺电,原因是在Altair眼中Ezio终于算个东西了。
A姬就是如此傲娇。
[四]
雪姨这个称号是怎么来的?在Arno思索很久后决定去问和雪姨一起长大的肯威一家,他们表示,小时候干了不少事都是雪姨帮他们解决的,有种保姆感,所以叫他雪姨,同行的Jacob表示你们不要脸上写满了自豪好吗?
[五]
满足@芹子鱼要的爷爷和鳕鱼
邵云告诉过他们,在中国古代,有对亲切的人在对他的称呼后加上“儿”字,于是Edward用胳膊肘碰了一下雪姨,那我们以后岂不是要教你“雪儿?”据说当天回基地的刺客表示,这里就像爆发了世界大战一样,而医疗室那边表示,今天一下子多了好多病人(其他的是无辜牵扯进来的)
[六]
作死是无止境的。在第二天鳕鱼(不叫鳕雪姨好了,免得被打)好心给Edward送药时,咸鱼盯了鳕鱼挺久,然后叫了一句“雪儿”,在众人极力劝阻下勉强捡回了条命,然后Edward一脸无辜的问道“有什么不对吗,我觉得挺好听的”“爷爷你脑袋受到了重创,要好好修养”
混更,写动作场面什么的还是打算借鉴一下,有什么好的动作文求推荐,段子如果喜欢还会接着更,以后还会更些画吧(ง ˙ω˙)ว

由姐姐会隐形而产生的脑洞,很短,肉渣
今天大学放假了,所有人出去狂欢,喝酒,跳舞,唱歌,这才是应有的青春,抛开了一切的束缚,享受自由。狂欢一直持续到凌晨,所有人才醉醺醺的相互搀扶回到他们的合租公寓。
Altair搀扶着喝醉的Ezio回到他的卧室。有些暴力的直接将Ezio丢到他的床上。自己坐在床沿,因为喝酒的缘故,身体微微发热,在酒精的作用下,大脑也开始迟钝。没怎么多想的就脱掉了上衣,却突然感觉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Ezio,手别乱摸”Altair声音里带有一丝疲惫,“老大,你是在诱惑我吗”Ezio富有磁性的声音在Altair耳边响起,然后轻轻朝Altair的耳朵吹气,Altair可以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然而Ezio的手依旧在Altair身上乱摸,且开始往下移动。“Ezio,你醉了”Altair的声音里带有一些颤抖。“不,宝贝,是我们都醉了”Ezio用一只手抓住Altair的下巴,注视着那双金色的带着淡淡的水汽的眼睛,“Beautiful”毫不犹豫的稳了下去,顺势改变了位置,把Altair推倒在床上,压在他身上,手更是开始肆无忌惮的乱摸,“介意吗?”轻轻咬着Altair的耳朵,吐出几个字。Altair别过头,不让对方看到他脸上的红晕。就放纵这一次吧。他点了点头,今夜,注定无眠,直至半夜三点,依旧能听到Ezio房间里传出的呻吟声。(我就是肉渣)
第二天清晨六点,群里
[叫我姐姐大人]鳕鱼,快点,快点
[是鳕鱼不是雪姨]淡定,不要急,快好了
[油炸专业户]姐,凭他们三点多钟都还在那啥,不会这么早起来
[我不是丫鬟]伊薇,干的漂亮,什么时候也教我隐身?
[叫我姐姐大人]没问题
[是鳕鱼不是雪姨]好了,这个文件挨揍和老大不会看见
[叫我姐姐大人]分享群文件——昨天夜里挨揍和老大到底做了些什么(高清主意,时长超过两小时请备好电量和墨镜)
[爱法棍的法棍]一大早就发这个真的好吗
[呆死萌]一大早就如此有活力吗,话说伊薇你昨晚没失血过多
[叫我姐姐大人]要不是怕被发现整个房间几乎都快是我的血了好吗
[病毒研究者]@呆死萌,什么时候我们也试试?
[呆死萌]这个私聊
[康妮子]你们在聊什么(迷糊脸)
[是海尔森不是海参]儿子过来我有事和你聊
[我是爷爷]伊薇,你不要乱用你隐身的技能
[叫我姐姐大人]下次我去你们房间
[我是爷爷]我错了
........(我也想要视频)
当Ezio醒来时,他听到了客厅里的笑声,但他已经不想去管了,旁边的Altair睡到很熟,他撩起自家媳妇的头发,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嘴唇,“嗯?”Altair有些迷糊的睁开了眼睛,那双金色的眼睛依旧如此迷人,“Good morning”Ezio再次吻上了Altair的嘴唇。
多么美好的一天。
姐姐这个技能真好用,第一次码这种文,好羞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