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您好,这里断葬
一个杂食党
三流文手
感谢您喜欢我的文章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GF][Warfare AU]一个番外

--------话先说在前头----------

私设反转双子执行任务会戴面具
双子是亲情向

OOC这个锅我背

--------正文---------------

Mabel咽了咽口水,她现在很紧张,非常紧张

她的胞弟,Dipper正被蓝色妖姬挟持着

虽然Bill一群人已经被他们包围了,可Mabel总觉得,他们不会赢,甚至可以说:

会死的很惨

她摇了摇脑袋,用手拍了拍,妄想将这些杂念从大脑中清除出去

“Well,well,well”Bill打破了僵局,“这样如何,你们放我们走,我们把可爱的‘信鸽’还给你们。”依旧是标准的绅士笑容,显得从容不迫

Mabel有些手足无措,她望向其他人,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帮助

“可以答应”她身旁的高个子说话了,“但我们怎么可以确定信鸽的安全”

“Well,我可是很讲信用的,这点你们是知道的”Bill依旧不急不慢地说道

“放tm的狗屁”Dipper忍不住在心中狠狠咒骂道

“或者你们可以去问问和我合作过的生意朋友”Bill顿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不好意思我忘了被抓的都死了”附带一个抱歉的笑容

“还是被你手下的人杀的”Dipper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总之呢,你们要相信”Bill微微蹲下身子,用只手捏住Dipper的下巴,将他的脸转向自己,“我是不会伤害这么可爱的信鸽的”

“赶紧去死”Dipper在心中骂道

.......

又是一阵沉默

Mabel听见自己身后一阵议论,她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她也不太想知道,她只希望Dipper没事

突然有人射出了一发子弹,无声向Will飞去

“狙击手”Carlos来不及多想,拔出勃朗宁对着那就是几枪,同时扑向Will

温热的红色液体以及右肩膀钻心的疼

“蓝血石!”Monica并没有叫自己胞弟的真实名字,而是代号,她的声音里夹杂着愤怒

紧接着是骨头断裂发出的清脆响声

Monica将Dipper丢出去,Mabel抓住机会将Dipper拖到小树林里躲避

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连Bill也是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然后他冲Monica吼道“你疯了,这样会谈判失败”

“你生气仅仅是因为我让你可爱的信鸽右手骨折了”趁对手还有些呆滞对着就是几枪“何况我们根本不需要谈判,这仅仅是你想调戏一下他的借口”Monica跳跃着躲过几发子弹

Bill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鲁格上膛,一枪一个

他和Monica躲到石头后面,而Will早就将受伤的Carlos拖进树林处理伤口

“更何况,你别忘了,Cipher先生”Monica手上突然蹿出蓝色的火苗

“我是会魔法的”高傲的笑容

要不是看着对方那边紧张的表情还挺有趣的她是不会同意这次谈判的

当Carlos受伤时她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

尽管她和Carlos关系一直平淡,可这并不能隐藏他们是双子的事实,那时她的胞弟,她要让那些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去帮Will,这我来处理”命令的口吻令Bill有些不适,不过毕竟是自己理亏,他还是去帮忙

感觉到那些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Monica起身,抓住空隙一只手一撑翻身跃进人群里

“嗨,我是来问候你们的”开枪爆头,宝蓝色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波动

用屏障挡住子弹,双腿绞上一个人胳膊,腰腹用力,现在,她处于最高点

绍尔8发子弹悉数打出,熟练的上膛,藏在鞋底板里的刀刃弹出,对着来者就是两刀

“差不多可以了”

大腿用力将人甩出,一个倒立旋转刀刃在人们面前中画了个圈

“3”

“2”

“1”

蓝色的火焰突然从所有人身上蹿出,痛苦使得他们哀嚎,放下手中武器企图熄灭身上的火焰

“可笑”她不屑的想到

突然她听到有谁扣动扳机的声音

一个后空翻躲避子弹,Mabel举着帕拉军工P14-45对着她,她的手在颤抖

“你也想和他们一样么”友善的笑容

事实上,Mabel不想死,她也不想杀蓝色妖姬,她杀不死她,更何况她只在接到命令后才杀人

这意味着她几乎未杀过人

她只是愤怒,因为这么多生命逝去而感到愤怒

于是她开枪了

Monica见Mabel没有说话,微微弓起身子,一个冲刺猛地出现在Mabel面前,用枪指着她

“那就再见啦”

“停!”Bill及时出现救了Mabel一命“还是赶紧撤离比较好,蓝色妖姬”他用他的黑色文明杖将她们两个之间的距离拉开

.......

该死的沉默

Monica最终放下枪,可Bill却觉得她像伺机而动的毒蛇,待时机一到,冷不丁地杀死对手

Mabel愣了几秒向树林里跑去消失在他们视线里

看起来这破事可以告一段落

 

夜晚来临

酒吧里Monica从柜台拿出一瓶WIll珍藏已久的红酒,打开坐在沙发上喝了起来

Will看到有些心疼,但介于现在Monica怒气未消,并且他还要给Carlos包扎伤口,也就由着她了

房间里Carlos看着自己右肩上的伤口,依旧是钻心的疼,不过还好血已经止住了,子弹也取了出来

Will进来,熟练地拿出纱布,准备给他包扎

天哪Carlos真是个尤物!他在心中惊叹,白皙的皮肤,以及那引人犯罪的锁骨,真的是

他咽了咽口水,将药涂在纱布上再包扎在右肩上

“咝”Carlos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他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

哦那粉嫩的嘴唇,吻上去一定好极了

这样想着Will直接吻了上去

Carlos有些惊讶想反抗却用不上力

只能顺着WIll

在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后Will感觉到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抵着他的下巴

“现在,出去”声音里带着一股怒气不过脸上的红晕倒是让他满意极了

 

旅馆

Mabel拍了拍Dipper的肩

“还疼么”

“有点,不过没什么大碍”Dipper转了转手中的彩虹小马的笔

“今天你这样很危险”

Mabel饶了绕脑袋的头发,傻笑道

“这不是没事么,我保证没有下一次啦”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我先去开会啦,你就在这养伤吧”

Mabel起身,拿走Dipper手中的笔

“我会给你录音的,Soos会在外面守着,高兴点Dipper”

Dipper露出一个微笑算是回复

然而Mabel刚走,他就听到有敲击玻璃的声音

转头一看,一个标准的绅士笑容

Dipper摸出手枪隔着玻璃指着Bill

然而后者丝毫没有被吓到,自顾自地推开窗户爬了进来

拿出黑色文明杖挂在他腰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改长燕尾,鞠了一躬

“晚上好,我亲爱的信鸽”

Dipper依旧拿枪指着他,不为所动,然而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却暴露了他的紧张

“别这样,pines”用手杖将枪指向另一边,Bill有些伤心的说道“看在我今天救了你胞姐的份上”

Dipper有些无奈的放下枪

“你想怎样”

回应他的是一个吻

Dipper突然有些后悔放下枪了

结束这个吻后Bill放下了藏在衣服里的药物和吃的

“晚安,我的信鸽”

从窗户翻了出去消失在夜幕里

 

会议是漫长的

Mabel有些心不在焉,Wendy看出了她的情绪,在会议结束后叫住了她

“怎么了我们的流星”

“Wendy你也听到了我今天的行为”她低下了头去扯自己的暗纹黑色制服

“嘿别这样我觉得你做的很棒”Wendy拍了下她的肩

“你很勇敢,你保护了Dipper”

她和Mabel一言一语地向旅馆走去

到了各自房门口停住了脚步

“Mabel你别觉得你不够棒,你和Dipper做了很多事,这足以用来证明你们”Wendy半蹲身子将一缕头发挂到Mabel的脑后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去好好睡一觉,然而做你们该做的事”

“不过,”她看了看靠在门边睡着的Soos,“我想我们要先把他抬回去”

回到房间的Mabel显然心情大好

她看着正在吃东西的Dipper以及有点发红的脸,她大概知道谁来过

她躺回自己的床上

“晚安,Dipper”

“晚安,Mabel”

 

酒吧里

Monica喝的有些微醺

她还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堆破事

想的有些头疼

她将自己的蓝色马甲脱下躺在沙发上

她在伺机而动,她记住那些人了,这一点也不有趣

想着想着她陷入了梦乡

Carlos出来时发现自己胞姐已经睡熟了

睡的很沉

他叹了口气,将桌子上的酒瓶和酒杯拾起放回吧台

他感受到了Monica今天的愤怒

他将毯子给她盖上

“晚安,Monica”

他依稀听到在睡梦中的胞姐张了张嘴,说了句“晚安”

回到房间Will这个无赖已经躺在他的床上了

他皱了皱眉,还是躺在他的旁边

“晚安”声音明显有些冰冷

“晚安”Will轻轻亲吻了下他的额头

他现在突然有点想开枪了

--------TBC-------

最后说一点

会有什么想说的我会写在评论里的w

写这个写的肾虚

 偷偷艾特一下@弱鳥 

最后找我玩啊,虽然要开学了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才要浪一下嘛

挂下自己的门牌号:1320346221

想扩点怪诞的圈友(记得说是从lof上来的w)

我知道反正没人看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