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您好,这里断葬
一个杂食党
三流文手
感谢您喜欢我的文章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日常ooc
Edward从没想过他竟然会因为海难而死,然而不断涌入的海水以及来自左手和右腿的真实痛感却不得不令他辛福。
他左手被铁块刺穿了一个洞,右腿还像被什么东西勾住了,好像是那个装东西的铁链
该死的为什么铁链上要有铁钩,无奈的咒骂了一句,然而意识却逐渐模糊
“这死法真是丢脸啊”又是一句嘟囔,然而已经要没有氧气了,“该死的完全无法向上游”Edward伸出手企图向上游去,手臂却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Edward迷迷糊糊看见了一个黑色的影子
“Shay?”几乎小声的自己都听不到
下一秒他感觉到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嘴唇,氧气不断的传来,意识逐渐恢复。
他感觉有人俯下身将扎入他右腿的铁钩取出,将他往上拉,“Shay?”他用手碰了一下,黑色的身影转过身来对他笑了笑
然而他却很清楚的感觉到了Shay的吃力,他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他们都会死“Shay你下来送死的么,你放开”他说了一句,很快明白过来这是无用的,他试图摆脱Shay的手,他依稀的看见了阳光,但他知道他们没办法撑到真正的呼吸到空气的时候,然而Shay只是抓紧了他的手
在距离只有不到二十米的时候,Shay几乎是凭着意识在前进,Edward意识也开始模糊,但他还是隐约看到了一个蓝色的身影-Haytham
Shay也看到了,他笑了笑,转过身,再次亲上了Edward,将最后的氧气给了他,然后用力推了Edward一把,此时的Edward突然清醒了,他想抓住Shay的手,然而却只是碰到了一下,他看见那个人嘴唇一张一合说了什么,带着笑意沉了下去。
接着他感觉谁托住了他,将他拖上了船,
“Haytham”
“是我”
“我们要去救Shay”
“怎么救,你去,还是我去,我们救不了他”
“Haytham我们必须救他”
“Edward你现在需要急救,你现在失血过多”
“Haytham....”
“Hatham我要去救Edward”
“我去吧”
“你游泳技术没我厉害”黑发青年开始卸下装备
“Shay你和Edward只有一个能活”
“我知道”依旧是平静的语气“你那时要托住他”
“Shay...”
“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了,Haytham,我输了”
“嗯?”
“最终和Edward在一起的人不是我,祝你们幸福”说完黑发青年跳进海中
Edward还想说什么可是血液的流失让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眼前一团黑,向前倒去。
两年后
教堂传来欢快的音乐,人们互相聊天,祝贺,相互敬着酒
“哟哟哟,主要人物来啦”邵云说着按下快门给Edward和Haytham照了一张
“我还以为Edward你会穿西装”
“明明是Haytham会穿”
“father昨天你被我操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Edward转身想放到Haytham却放弃了,毕竟西装也是要钱的,心疼钱
接着教堂的钟响了
“婚礼开始了”
老套到极致的过程,Edward十分不耐烦,Haytham看出了他的不耐烦,刚站上台,便是那深情的一吻,顺带给他带上戒指,爽快的省去了一堆步骤
“I love you,father”
省去father这个词啊,Edward无声的呐喊着
他望了望台下的人们,却没有那个黑色的身影
敬酒的时候,Edward唱了一首船歌,Haytham理所应当的弹着钢琴,没有许多人一起的合唱显得有些单调,但Edward依旧唱着,
再也没有那个黑色的身影听他唱歌了
再也没有那个人轻轻的吻上他的嘴唇,告诉他那是报酬
再也没有那个黑色的身影和他争论谁的船更好了
再也没有...
再也没有机会和他相见了
教堂外飞过了几只乌鸦
评论(1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