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您好,这里断葬
一个杂食党
三流文手
感谢您喜欢我的文章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记得群里昨天有人想到一个悲伤的梗,说二太爷在夺权杖时被杀,又回到游戏开始。然而眼癌的我看成了制杖(;一_一),不行,我要写点悲伤的。
[十六]
Edward看着倒在沙滩上的鳕鱼,激动的跑上去抓住使劲摇晃着,“鳕鱼,你怎么样了,不要死,鳕鱼!鳕鱼!”
另一旁的Haytham和connor扶额,顺带拦住了要刺杀Edward并把他变成咸鱼的Shay。不就吃个鱼吗......
[十七]
Haytham最终还是背叛了他们。Edward和Connor闷闷不乐的灌下几口酒,心中满是悲凉。
旁边的鳕鱼表示不就是去圣殿看人吗你两至于吗?Edward幽幽的转过头“不是这个,鳕鱼。而是他既没有吃我的烤鱼也没吃小妮子的烤肉”是谁把滚烫的油当饮料给Haytham。鳕鱼越来越想把Edward变成咸鱼。
[十八]
Ezio又来到那个场景,他站在悬崖上,看着旁边有个身穿白衣的刺客一跃而下,可惜那只是个梦,那只是个幻影。
的确是个梦。
Ezio醒来后看见自家的媳妇安心的睡在自己的旁边,不由得笑了。
[十九]
刷发SA,接[十六]
Arno很难以确定自己对鳕鱼的情感,他不知道该爱还是该恨,他也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对于油炸,他把他当朋友,也没什么多余的想法。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咸鱼,这道油炸鳕鱼还要多久才好”“快了小法棍”不管怎样先填饱肚子再说。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鳕鱼和油炸无奈的叹了口气。要不是看在媳妇在我绝对要把咸鱼你炸了,鳕鱼默默想到。
不要问我有没有这道菜。
[二十]
Desmond躺在解剖台上,无奈,恐惧,以及不舍全部涌上心头,Alex,他轻轻叫道,想起很久以前那个身穿黑衣的男子对他许诺,他会一直陪伴他,他心之所想,必会实现。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他低喃到“我还不想死,Alex,我还想要见你”“我听到了”熟悉的冷酷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看着眼前的男人,Desmond激动的抱上去,“我说过,你心之所想,我必会实现”

越写越短了,下午再更篇生化来庆祝芹菜脱团,还想看到什么cp告诉我吧,争取写

评论(2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