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您好,这里断葬
一个杂食党
三流文手
感谢您喜欢我的文章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大概是根据彩蛋猜测彩应该是要救罗丹,于是脑补出彩是个医师,将罗丹尸体拼凑到一块将他救活

十分钟短打

恢复意识时,已近黄昏。

枪还是放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罗丹抬了下手臂,又放了下去,震动使自己躺着木板发出了响声。

"也就只有在给你缝身体时才能脱下你的头套。"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谁述说

彩继续说着,声音在空中很快就消散了,像是从未存在过

"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在和尸体说话一样",倒是毫无抱怨之情,更像是一个小女孩在撒娇

"嗯"

才拼凑在一起的身体并不听罗丹意识的话,这使得他几乎不能行动,有点像个任人摆布的木偶。

彩爬上床,她穿了一件很宽松的衣服,露出了白皙柔软的皮肤,她躺在罗丹的身边,身上散发出一种若有若无的香气。

罗丹尝试了好几次,握住了彩的手,可能由于才洗完澡的缘由,彩的手很温暖。

"那个老头死了,那我们去哪?钱倒是有一点,但也不多"

"离开这"

"好,我跟着你走"

谈话戛然而止,空气中只有沉默,彩蜷成一团缩在罗丹怀里,打了个哈欠,略带一丝倦意

罕见的是,罗丹打破了沉默

"下山路难走,我背着你走"

没有回答,彩只是熄灭了灯

在黑暗中,温暖的触感漫上罗丹的额头

【最后一点小唠叨】
太喜欢这对cp了,大概给人的感觉就是相互依存

世界对他们不重要,对方才是自己存在的意义

↑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最后悄悄卖个脑洞

在晨光中给彩梳头的罗丹

评论(4)
热度(56)
  1. 口_几只是一条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